链链理财_透明的互联网理财服务平台

招商证券:全球经济“滞”在哪儿?持续多长时间?

2、供给约束的三重影响

因为疫情的反复、全球提供链的复杂性和需要的上升,提供不足的缓解速度慢于预期,从而对通胀和经济增长导致了很多影响。

通胀方面,经济重启和发达国家需要激增,与生产瓶颈和提供限制一同刺激价格上涨,在终端需要旺盛的国家,企业通过消费价格的提高将本钱上涨进行更大程度的转嫁,进出口价格的上涨同样将通胀向全球传导,同时部分新兴市场国家货币贬值亦加强了其通胀重压。

经济增长方面,第一,提供问题最为直接的传导渠道是对于工业生产量的拖累;第二,设施的不足、上游价格的上涨与对制造业利率的压制对企业固定资产资金投入、房产资金投入导致明显抑制。从IMF对全球经济增速的解来看,2021年二季度资金投入就已成为了全球经济增长最主要的拖累原因。

流动性与资本市场方面,资金投入动力不足对于各国和全球范围内的信用扩张构成抑制,疫情对于外贸职员流动的约束也使得外贸资金投入遭到更为显著的影响,这对于全球USD流动性和资本流动活跃度都产生了负面影响,2021年全球范围内的国际资金投入头寸规模变动占GDp比重降低,反映在贸易带来的资本流动活跃的同时,资本金融项下的资金流动趋向于不活跃,相对经济总量的比率也有所降低。由此,全球加USD杠杆的进程遭到抑制,USD供给同样受限。最近USD指数突破96,一方面是遭到欧美货币政策态度分化的推进,另一方面是也是各类瓶颈的影响下短期实体经济资金投入缺少突破口的结果。

3、供给不足何时改变?

第一,十月下旬以来全球疫情反弹,继续对劳动力市场恢复和进步中国家的生产恢复构成制约。因为全球范围内疫苗接种进度不同和疫苗防护效率的问题,全球疫情3-4个月的周期规律仍在发挥用途。十月下旬以来,全球疫情再度进入发酵阶段,势必对经济重启、尤其是新兴经济体的工业生产和就业增长构成不利影响,从而不利于全球提供的恢复。

第二,针对运输不畅的手段在陆续推出,能够帮助缓解短期的运力紧张,但基于存量较大的事实,根本性缓解也需要时间。

船舶和集装箱的紧张伴随加紧生产、运输转向空运等其他方法、全球贸易增速从高位回落将趋于改变,最近海运费的高位回落是信号之一,但海员缺少等劳动力短缺的问题仍将构成拖累。

针对欧洲内陆航道的拥堵,总部坐落于丹麦的马士基航运公司今年5月宣布了每标准箱收取10欧元的内陆运输征收附加成本。今年7月,德国航运公司赫伯罗特宣布,鉴于鹿特丹的拥堵超出正常状况,将对每标准箱加收20欧元的附加费,此前往返安特卫普和鹿特丹的驳船运输已收取35欧元的附加费,从9月15日起,费率将从每标准箱135欧元和每40英尺集装箱155欧元分别上调到140欧元和170欧元。

11月,为缓解港口拥堵问题,美国白宫和港口方面颁布了两项主要手段。第一,拜登政府需要加利福尼亚州的两大港口24/7小时全天候运转;第二,从11月1日开始,洛杉矶港和长滩港开始实行新政策,在这项为期90天的整顿工作中,港口方面计划向船公司针对超越停留时间的集装箱收取天天增加100USD的罚金,从11月1日开始集装箱停留计算时间,从11月15日开始进行收费核算工作。长滩港表示,自11月1日以来,港口长期滞留集装箱的数目降低了23%,洛杉矶港也称,自十月24日以来,港口集装箱降低了14%。不过,现在堆积在这两大港口的集装箱有6万个左右,且伴随圣诞贸易旺季的到来,港口仍然拥挤,拥堵状况的疏缓依然有待时日。

除此之外,洛杉矶和长滩港一直在与跨太平洋航运公司进行交流,鼓励他们向南加州派遣“清扫船”,其目的是移除数千个挤满码头的空集装箱。到现在为止,港口已收到了来自达飞、中远、长荣、赫伯罗特、MSC、东方国外和阳明海运的回话,表示将在洛杉矶/长滩港部署清扫船。美国国会也提出了一项法案,计划将 CARES 法案中12500万USD的未动用资金重新分配,以帮现在停泊在美国西海岸附近的船只通过巴拿马运河转而停泊在美国墨西哥湾或东海岸的港口。

第三,中期来看,供给不足的局面存在迅速扭转的可能性。依据BIS的研究,在“长鞭效应”影响下,市场主体期望增加库存的行为加剧了全球提供不足的局面;同时,复杂的提供链使得错位一旦出现,便会致使需要和供给之间持续的错配而难以修复。WTO也有一样的判断,觉得全球价值链越长,其面临风险的可能性就越大,由于企业之间地理、经济、文化或规范层面的差距越大,在合作中的挑战越大,且复杂的价值链专注于效率和生产率,但在减少生产本钱的同时也减少了面对冲击时的弹性。BIS觉得,现存的瓶颈也会通过勉励资金投入扩大产能等方法自我缓解,并且一旦瓶颈开始缓解,良性反馈同样可能使得长鞭效应以超预期的速度得以缓解。

综合以上状况看,短期运输瓶颈或有边际缓解迹象,工业生产和劳动力市场将继续遭到抑制,且暂未推出有效解决方法。供给对于通胀、增长和流动性的不利影响将延续至2022年,有关行业人士也担忧比如芯片、汽车等产品的紧张可能延续至2022年夏季。但一旦供需双方相对力量发生变化,全球供给不足的局面存在迅速扭转的可能性。

1、供给约束来自三个层面

第一,工业生产受限导致原材料、产成品提供不足。

大家选取部分国家产能借助率变化来察看工业生产的恢复趋势。从制造业、采掘业的产能借助率变化状况看,绝对水平上,样本国家的产能借助率水平均低于疫情前,而在变化步伐上,供给恢复的最快阶段出目前2021年6至十月,2021年11月至2021年6月供给恢复斜率有所放缓,7月之后产能借助率有降低态势,侧面表明生产在这一阶段受变种病毒等原因的影响而处于偏弱态势,而在此阶段产品价格仍然高企,表明存在供需缺口,价格上涨并未能有效带动供给增加。采掘业和制造业的生产受限分别对应了原材料和中间品/产成品的不足,不过部分受益于中国生产的较快恢复,制造业供给不足的状况整体好于原材料。

第二,交通运输瓶颈妨碍、割断全球提供链。

2021年来,有关港口拥堵、集装箱不够用了、“一箱难求、一船难求”的新闻层出不穷,反映全球范围内货运的要紧渠道——海运——遭到了港口周转效率降低、航线拥堵、集装箱和船舶提供不足等原因的很大制约,从而进一步制约生产和消费。从BDI、BpI、BCI三个综合运费指数表现看,全球海运费从2021年5月开始震动上行至历史高位,直至2021年十月初,近期三大海运指数出现了显著的下行,但东南亚集装箱运价指数却有所上升。据航运业人士剖析,运力伴随疫情影响消退开始恢复使得供给预期改变,此前疯涨的价格也反用途于需要,部分货运有所延后,供需矛盾缓和,波动较大的二级货代价格有所下调。不过东南亚运价仍然上调,BDI、BpI、BCI下滑后仍然处于较高的地方。基于运力的实质上升和港口滞留的很多货物,业内人士常见预计海运层面的瓶颈将延续至2022年。

第三,劳动力市场恢复缓慢,拖累制造业和服务业复苏。

疫情之后美国劳动力市场恢复缓慢与劳动力市场紧张的局面并存,一方面失业率有所下滑但仍然高于疫情之前,另一方面劳动力市场上的职位空缺数却创出了1044万人的历史新高,同时疫情后美国又涌现了离职潮,以上状况表明美国劳动力市场存在着错配的问题和结构性的变化,比如疫情使得劳动者对于通勤和通勤距离的怎么看都发生了变化等。这也构成了拖累制造业和服务业复苏的原因,比如美国港口拥堵中的一个环节便是负责将货物从港口运走的卡车司机数目不足。

全球范围内的就业形势则愈加严峻,国际劳工组织十月发布报告称,2021年全球工作时间将比新冠肺炎疫情前水平,即2021年第四季度降低4.3%,等于1.25亿个全职工作岗位,这表明全球劳动力市场今年并没像预期的那样复苏,这一数字6月份的上一份报告中预测的数字高出2500万。2021年第三季度,高收入国家的总工作时间比2021年第四季度降低了3.6%。相比之下,低收入国家和中低收入国家分别降低了5.7%和7.3%,显示中低收入国家的劳动力市场恢复更差,这种差距在非常大程度上是因为疫苗接种和财政刺激计划的重大差异导致的。

核心看法:

现在全球范围内的供给约束来自三个层面:一是工业生产受限导致原材料、产成品提供不足,以原材料、芯片等为主;二是交通运输瓶颈妨碍、割断全球提供链;三是劳动力市场恢复缓慢,拖累制造业和服务业复苏。

供给约束加剧和延长了通胀重压,从工业生产和资金投入层面拖累了经济增长,而资金投入不足也使得全球范围内的信用扩张遭到抑制,对外贸资金投入和全球USD流动性构成不利影响,促进USD指数最近冲高至96。

供给不足的局面何时改变?十月下旬以来全球疫情反弹,继续对劳动力市场恢复和进步中国家的生产恢复构成制约;针对运输不畅的手段在陆续推出,能够帮助缓解短期的运力紧张,但基于存量较大的事实,根本性缓解也需要时间;中期来看,供给不足的局面存在迅速扭转的可能性。综上,短期运输瓶颈或有边际缓解迹象,工业生产和劳动力市场将继续遭到抑制,供给对于通胀、增长和流动性的不利影响将延续至2022年,但一旦供需双方相对力量发生变化,供给不足的局面存在超预期迅速扭转的可能性。

以下为正文内容:

全球经济“滞”在哪儿?持续多长时间?

供给问题是目前全球经济增长和通胀形势的核心问题之一,由于供给约束可以同时拖累经济增长和推高通胀,这与宏观场景是不是处于“滞胀”阶段、货币政策取向和资本市场表现密切有关。

上一篇上一篇:2022年底前USD恐再难寸进 减码竞赛料将主导货币市场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