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链理财_透明的互联网理财服务平台

政治博弈助长美政府违约风险 美联储将怎么样应付?一文了解

近年来,“债务上限”问题已成为美国国会两党政治博弈的要紧筹码。这不只紧急影响了美国经济增长和资本市场,其外溢效应也通过美债、USD和金融市场扩散到全球,威胁着全球经济复苏和金融市场的稳定。

近几日,随着着美国国会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的最新“不合作”表态,联邦政府债务违约风险再度令市场担心。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上个月就曾警告称,假如债务上限的争论得不到解决,将会发生“灾难”。

牛津经济研究院首席美国经济学家Gregory Daco在最新报告中指出,假如财政部没办法举债,美国经济将非常快陷入衰退,很多就业岗位将流失。他说,美国的国际地位已经因1月6日的国会大厦暴动而受损,假如再发生那样的事则将第三遭到质疑。

在如此的背景下,经济学家们常见觉得,假如国会未能提升债务上限,政府没办法支付所有账单,美联储绝不会坐视不管。尽管Daco指出,美联储的行动基本上只不过权宜之计,治标不治本。

为了知道美联储可能采取的行动,美联储察看人士正在重新翻阅2013年十月的一次美联储会议纪要,这是美联储官员就这一话题进行的最后一次公开讨论。当时,美国政府曾因国会未批准拨款法案而一度陷入停摆。

市场研究机构Cornerstone Macro全球政策主管、美联储前员工Robert Perli指出,美联储有以下几种选择,可以阻止金融市场遭到溢出效应的影响,预防金融情况出现过度紧缩,尽管这部分想法并不聪明。

第一,美联储可以延长其每月1200亿USD的资产购买计划。Perli说,“这将是最显而易见的事情”。美联储还将通过其紧急窗口贷款向银行提供贷款。另外两个工具将是借助其新的常设回购安排或反向回购计划,以确保广泛的市场稳定。

第二,依据2013年十月电话会议记录,美联储还可以在公开市场上购买违约的美国国债,与供应美联储持有些美国国债,来应付金融市场潜在的风险。

尽管鲍威尔觉得这部分手段“让人厌恶”,别的人也感觉这个办法不可取,但他和现任财政部长耶伦都不排除采取这部分手段的可能性。他当时在电话会议中说,这部分手段不到万不能已不会推行,尽管从经济学原理上来看正确的,但政治规范风险巨大。

Perli还称,在海量选项中,美联储绝对不可以触及的一项是,向财政部提供任何其正常运作所需的资金。它可以绕过债务上限,但也可以绕过国会,美联储本质上将成为一个财政当局。

Daco说,“这将在通胀动态、央行独立性和债务可持续性方面产生让人担心的后果。你正在进入一个新兴市场世界。‘凭空制造’货币将致使货币贬值并加速通胀,而且拍卖失败可能致使债务挤兑。USD也会大幅下跌。”

据报道,麦康奈尔8日致信总统拜登,表明共和党将来不会第三帮民主党调高联邦政府债务上限,民主党只能借助预算调节程序一个人解决债务上限问题。

就在前一天,美国参议院民主、共和两党通过一项短期调高联邦政府债务上限的法案,暂时将债务上限调高约4800亿USD,确保财政部可履行支付义务至12月3日。随后,部分共和党参议员公开批评麦康奈尔就调高联邦政府债务上限一事“过快”向民主党妥协,觉得拜登政府推进的大规模财政扩张有损美国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