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链理财_透明的互联网理财服务平台

希荻微IPO冲关三问 上市标准及信披疑点何解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其2021年和2021年报显示,同期发行人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19人和20人。即便全部计入研发职员,参照所披露研发职员人均薪资,同期研发职员薪资支出也仅为463.03万元和827.80万元,远低于招股书所披露研发职员的酬薪支出。尽管不排除存在高额薪资聘用境外研发职员的状况,但应该注意的是2021年其境外职员数为0,2021年境外职员占比也仅为3成,且包含销售管理等岗位职员在内。

研发成本支出之疑

2021年度至2021年1-6月,希荻微披露各期研发投入分别为1449.08万元、3425.56万元、18142.41万元和6932.14万元,占营业收入比率分别为21.26%、29.71%、79.44%和31.72%;扣除股份支付成本后的投入分别为1398.58万元、3136.96万元、7924.21万元和5698.30万元,占营业收入比率分别为20.52%、27.20%、34.70%和26.07%。

同时披露2021年至2021年度,其职员总数分别为72人、100人和131人,其中境内职员数分别为72人、87人、98人,境外职员人数分别为0、13人、33人。而同期研发职员数分别达33人、38人和69人。

希荻微声称披露前次外部股权筹资估值40亿元,结合可比公司估值水平,预计其市值高于人民币15亿元;除此之外其近期一年营收为2.28亿元,高于人民币2亿元;近期三年累计研发投入占近期三年累计营业收入比率为55.88%,近期三年累计研发投入占近期三年累计营业收入比率为30.25%,高于15%。因此,符合科创板上市标准。

结合科创板上市标准需要,希荻微2021年的营收规模刚好满足“近期一年营业收入高于人民币2亿元”的门槛需要。而2021年度和2021年度,其营收分别为6816.32万元、11531.89万元,2021年度、2021年度分别较上年度增幅达69.18%、98.05%。

对于疯涨的营收营业额,进一步剖析发现,2021年至2021年间,希荻微的营收虽然处于持续高速增长状况,但其三大类主流商品企业的销售存在明显的波动现象。如2021年占总营收比重达59.94%的DC/DC芯片,在过去三年的收入分别为4438.13万元、2647.62万元、1.37亿元,呈现出先大幅下跌再极速攀升的态势;其他商品中,超级快充芯片表现为销售量增加/营收下跌、锂电池快充芯片表现为交付量及营收持续下跌的状况,仅新品端口保护和信号切换芯片的交付量及营收在迅速成长中,但该商品营收占总营收的比重至2021年底仅为10.29%。

股份锁定披露之疑

招股书披露2021年9月1日,希荻微股东会决议,赞同戴祖渝、重庆唯纯、西藏青杉、广州航承、王珏、辜德雄、曾杰英、唐虹、陈小菊等人将所持有希荻有限的部分股份出售给了深圳辰芯;同时披露赞同希荻有限注册资本由1531.1253万元增至1655.2707万元,新增注册资本分别由深圳辰芯、刘宏伟、杨湘洲、拉萨亚祥、晋江君宸达、朗玛三十号、嘉兴君菁、深圳投控、北京昆仑、科宇盛达、一同家园、广州金丰认缴出资。

依据证监会2021年2月5日发布《监管规则适用引导—关于申请首发上市企业股东信息披露》,发行人提交申请前12个月内新增股东的,应当在招股说明书中充分披露新增股东的基本状况、入股缘由、入股价格及定价依据,新股东与发行人其他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职员是不是存在关联关系,新股东与本次发行的中介机构及其负责人、高级管理职员、经办职员是不是存在关联关系,新增股东是不是存在股份代持情形。且上述新增股东应当承诺所持新增股份自获得之日起36个月内不能出售。

而希荻微招股书对于申报前12月内新增股东的股份锁定的披露中,除对含刘宏伟、杨湘洲在内的12名自然人股东股份锁定披露外,深圳辰芯、拉萨亚祥、晋江君宸达、朗玛三十号、嘉兴君菁、深圳投控、北京昆仑、一同家园、广州金丰等均承诺了股份锁按期限。而对于以1000万元认缴出资4.1382万元的科宇盛达并未披露股份锁定承诺状况。

圆晶作为芯片的主要原材料,希荻微披露2021年和2021年度采购额分别为5604.90万元和7275.33万元,采购单价分别为3616.83元/片和3337.00元/片。以此计算同期圆晶采购量分别为15497片和21802片。也就是说2021年较2021年圆晶采购量的增幅为40.69%。而同期发行人库存产品分别为2915.64万元和1917.84万元,商品毛利率分别为42.19%、47.43%,水电费分别为9.41万元和9.42万元,毛利率及耗能的增幅远与营收增幅不匹配。

营收疯涨合理性之疑

招股书显示,希荻微选择的上市标准为《上海证券交易平台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二十二条第二项及《上海证券交易平台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第2.1.2条第二项:预计市值高于人民币15亿元,近期一年营业收入高于人民币2亿元,且近期三年累计研发投入占近期三年累计营业收入的比率高于15%。

自称是国内领先的半导体和集成电路设计企业之一的广东希荻微电子股份公司迎来了今日科创板上会,拟发行低于4001万股,募资58169.01万元,用于“高性能消费电子和通信设施电源管理芯片研发与产业化项目”“新一代汽车及工业电源管理芯片研发项目”“总部基地及前沿技术研发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

然而,作为连年“增收不增利”的企业,希荻微冲关的科创属性和自我认定的上市标准一度被质疑。

这样而言,参照历年年报社保缴纳状况,希荻微貌似存在为满足科创板指标,而虚增研发支出的情形。

2021年至2021年度,希荻微的营收分别为6816.32万元、11531.89万元、22838.86万元和21857.59万元,而同期净收益却一直为负,分别为-538.40万元、-957.52万元、-14487.25万元。让人难解的是同期其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8.59%、42.19%、47.46%,呈不断攀升状况,且毛利率越高,亏损幅度越大。

而同行业中的力芯微,2021年和2021年净收益不只为正值,而且分别以59.18%、62.41%的同比增速处于高速增长状况。受益于本轮芯片缺货涨价潮,圣邦股份、韦尔股份、思瑞浦、芯朋微、卓胜微等可比企业的净收益也均大幅增长。

看上去希荻微已经满足了科创板上市条件,但持续经营能力、盈利能力也是IPO过会的要紧指标之一。希荻微坦言,“对于将来一段时间,公司可能存在持续亏损或将使公司面临一些收入没办法按计划增长、研发支出较大、研发失败、商品或服务没办法得到顾客认可与资金情况、业务拓展、人才引进方面遭到影响等风险,没办法保证将来几年内达成盈利,上市后亦可能面临退市等风险。”

尽管科宇盛达于2021年8月23日即受让郝跃国股份成为公司股东,而据《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申报前6个月内进行增资扩股的,新增股份的持有人应当承诺:新增股份自发行人完成增资扩股工商变更登记手续之日起锁定3年。在申报前6个月内从控股股东或实质控制人处受让的股份,应比照控股股东或实质控制人所持股份进行锁定。

除此之外,希荻微首发招股书签署时间为2021年5月14日,而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行人2021年报显示,2021年12月15日认缴实缴出资额的自然人和公司合计达43位,前后时间间距仅5个月。

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尽管对于在原材料采购量增幅仅4成、水电费增幅仅0.2成的状况下,2021年营收较2021年度增幅高达98.05%的合理性,希荻微未予回话。但难免被人质疑其涉存在为满足科创板指标而虚增或提前确定营收的情形。

上一篇上一篇:阿斯麦(ASML.US)盘前跌超2%,Q3净销售额不及预期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